榆梅《轶事见闻》自此不养狗 榆梅

发布时间:2019-08-16 18:08:11 来源:榆梅 关键词:榆梅
榆梅
原文标题:榆梅《轶事见闻》自此不养狗
原文发布时间:2018-08-31 18:30:44
原文作者:榆梅。
如果您喜欢本文,请关注头条号【榆梅】阅读更多相关文章。
如果您是本文作者,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榆梅

榆梅《轶事见闻》自此不养狗

刚迁址于此,门外皆荒芜之地。是我上山植树时带回一棵槐根。它滋溜溜長大。又从山上釆回明亮亮的红果将它埋在槐周围,竟是一路婆娑绿满枝,结罢小花结红果。闹得年轻人来照相。又在雨天抛出一把牵牛花籽,一年三季花枝招展,大雪来時,冒不丁儿也有小小的红花。

但说是林大招虎。花草深了,不定藏个啥。有刺猬,黄鼠狼,还有野鸡。甚至小偷也藏包裹,看到给公安带来了麻烦,先生決定养条狗。

说真的,我自小便怕狗。弟弟送来一大黄狗,名虎子。除脸外,哪都象老虎。它吃得多,弟开餐馆,大鱼大肉将它养得虎背熊腰。它内剑不爱动,朋友一起进家,头都不抬,走的时候,朋友打招呼夸它,它呼地站起,来个熊抱,将朋友唬得一声大叫。后来,它这个礼节一直不改,只好送给老家人。但隔三叉五,先生总不忘给它送吃的,它走了,我也觉得悻悻的。

第二条狗是一个朋友出外做生意,将一条黑贝送到家。它食性好。先生不忘给他带美味,两个月便威风八面,那蹄子特大。先生出差,我忙,顾不上它。公公来了,说有人看中了它,出2000元买它。我妈不让,说狗不能卖。有天妈回家,我将它的铁链绕在槐树上。我吃面条,看它饿哩摇头,索性给它半碗,它哗啦两下就吃完了,我又给它煮了一盆,一会的功夫又完。我在家洗碗,街上嫂孑吆喝,恁家狗让牵走了。我一出门便沒了影。嫂子说它上了一辆三轮车。先生回来,很失落。我也很懊恼,咋就给绕树上没柱紧哩!但很快闪出一个画面,下班时总有一男的蹲在不远的三轮车旁。是有惦念他哩!很长时间,黑贝见我回来那画面总不能忘怀!

又来了一只狗,同事送的。長得清俊可人,叫它哈里。哈里很尽责,街上十户人家,它能看上七八户。但惹麻烦。街上住一位领导,找他人多。一女的来找问事,它将人家毛衣口袋拽下来,给人吓得不轻。我慌忙赔礼道谦,领导人挺好,拿30元钱赔人家,说也是给他看门。我们不好意思。

哈里又闯了一场大祸,家人不得不将它捶死。先生朋友来访,它狂吠乱叫,直追客厅,将朋友唬得一个箭步上了条几,儿子边喊"它疯了"边用手将门拉紧,将它血红着眼的脑袋夾在门缝。松不得放不得。朋友吓得哆嗦着,先生用铁锤将它砸得血流滿地,它死了!死哩真是睹目惊心!我用清洁济擦地板,地板光也毁了。回单位,同事说他们家狗也疯了,被打死了。第二天,先生回家说那位朋友的爱人死啦!这真不可思议。

又来一只小狗,叫小毛毬。浑圆可爱。非典时期,我在太阳下看书,它依偎在旁边,我忽然发现,它的眼眶上出了一堆疮疹。我心里忽然地不安。街上有小孩,它不会有啥非典病毒吧。因时非典的诱因很多。看着它,我叹了一口气,心里想你咋这时長疮呢!忽然它欠身而起缓缓地向路口走去,但忽然放箭般直窜,待我追到大路口,它已窜到路对面一会儿的无影无踪。过来人听我问狗,呐呐地说,这狗咋啦!它咋啦?鬼知道啊,我很懊愧,不就是看那么一眼嘛!

发誓再不养狗。

不久,儿子弄回一对儿宝贝狗,就象名画的那种,很可爱。房顶有免孑,想必它们能和平相处。儿子拔草喂免子,用吃剩的骨碴喂小狗。但发现小草菜叶就不动,狗食净净的。忽然有一天,花被咬断了根,石榴树露出白皮。这咋啦?我呵斥儿子,并强制将狗送人,儿子哭了一场,我也很难受。后来发现是免子将花池翻了个遍。我带铁笼将兔子送回老家。老家人正养免,正好随上呗。过了几天,家人打电话,说那根本不是兔子,将刚生的免娃子都吃了!我说,那不是有铁笼子嘛。"还铁笼子呢,将铁笼子都咬断了"。那就杀了它,吃了它。"杀了,在面板上,让猫给偷吃了!"

免子咋也这样了。我又想起了那两个宝贝狗,心里愧愧地。这真是:兔子跟着狗学艺,咬钉截铁有奇功。养狗留得三分心,走了能带七分情!我再也不想养狗了!


正文完,原文标题:榆梅《轶事见闻》自此不养狗
原文发布时间:2018-08-31 18:30:44
原文作者:榆梅。

榆梅 榆梅




本文关键词:榆梅
猜你喜欢